Michelle

整个帝国加起来也不如杨威利的光辉

而我从未遇见你(4)

团子:

罗杨/先杨,AU平行时空,私设见前篇,人物ooc都是我的锅,本章没有🚗,下辆车我不知道啥时候开来😂


4.
————————
 罗严塔尔处理完工作赶到图书馆的时候,发现杨威利靠在长椅上睡着了,下午三点钟的阳光透过窗斜斜地洒在他脸上,留下光影交织的幻象。他垂下的手边还摆着一本十四行诗,圆润的指尖蜷成一个温柔的弧度。罗严塔尔放轻了脚步走近男人,他感觉自己被冗余杂务充斥的内心瞬间就平静了下来,他捡起那本诗集,细心地托起男人的手臂,在他的侧首坐下,挡住了那些阳光。
 杨威利做了噩梦,他像是又回到了那个光怪陆离的房间,被恶劣的男人摆出羞耻的姿势进犯,想抗拒却偏偏因为难以遏制的生理反应而发出甜腻的呻吟。他囿于噩梦无法转醒,感觉四肢百骸都充斥着彻骨的寒意。
 罗严塔尔起初并未发觉有什么不对,他被暖融融的日光晒着,在黑发男人周身萦绕的淡香中有些熏然欲醉,直到听到男人痛苦的梦呓,才从两人相触的手背察觉到他在不停颤抖。
 “杨?”罗严塔尔起身凑近黑发男人,想轻声唤醒他,他的手不过刚刚搭上杨威利的肩膀,就被突然转醒的男人挣脱了,他望向自己的眼睛还带着失神的恐惧和难以掩饰的厌恶,罗严塔尔知道他还没有完全从刚才的梦境中脱离,他怕贸然出声或动作会让男人魇住,只好安静地立在一边等他回神。
 杨威利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图书馆里,他看见罗严塔尔像一尊雕像般沉肃地站在窗帘投下的暗影里,才回神想起今天是和他每周的例行见面日。
 “抱歉,奥斯卡,我失态了。”杨威利揉了揉脑后的乱发,他感觉糟透了,梦境过于逼真,让他全身的瘀伤都开始发疼。
 “杨,你不必跟我道歉,我们之间不需要这样。是有哪里不适吗,你看起来很不好。”异瞳青年走上前揽住杨的肩膀,安慰地拍了拍。他不动声色地观察着男人,很容易就甄别出了他与往日的不同——没有打理的乱发,苍白的面色和眼下的青黑,他扣上了衬衣最顶端的那粒扣子,连领结都比平常繁复硕大。
 就像,在故意遮掩着什么。罗严塔尔还未来得及嗤笑自己的敏感,就因为男人轻轻挣脱自己的动作,看见了隐在那片布料之下的伤口——是一个齿痕,因为咬的极深而使周围的皮肤呈现出紫黑色,无端地加重了色气。他觉得自己血气上涌,手下的力道突然加重,让还没能挣脱的黑发男人重新回到了自己的钳制之下,一只手顺着肩膀上移,抵在了杨威利的领口。他感受到男人因为疼痛绷紧的肌肉和加重的呼吸,他的眼睫似乎都因为疼痛在轻颤,像蝴蝶翻飞的翅膀一样刷过自己的心。
 罗严塔尔看着杨威利紧抿的唇线——他一向耐不住痛,可如今却默默承受也不向自己袒露什么。他知道自己并无立场过问杨的私生活,却仍然感到懊丧和气闷,他突然有点恨自己因为年龄的问题未曾大方地向杨表露爱意,以致于有人捷足先登,他的欲望焚烧着他的心,理智却一再要求他恪守本分退居到朋友的身份。
 杨威利知道罗严塔尔肯定是发现了什么,可羞耻心让他根本没法说出实情,他甚至觉得自己可能很快就将失去这个朋友,谁会愿意和一个连自己的身体都无法约束的人成为知己呢,更遑论自己上不得台面的尴尬身份,他有些委屈,又觉得自己实在没用,只想尽最后的力气赶紧离开这里。
 然而杨威利到底还是高估了自己,两天前那场过度激烈的情事不仅耗光了他的体力、留下了难言的伤痕,还因为他从未了解过事后清理的常识而让他一直在发低烧,他太疏于照顾自己以致于根本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就在他准备落荒而逃的一瞬,眩晕和疼痛席卷了他,眼前的世界迅速归于黑寂,耳边最后的声音是罗严塔尔在唤他的名。


————————
发现到嘴的肉因为自己太珍惜舍不得吃而被别人叼走了的罗严打:我做错了什么要这样对我.jpg
 
 
 
 

 

而我从未遇见你(3)

团子:

罗杨/先杨,AU平行时空,人物ooc都是属于我的,私设见前篇,有🚗,豪华车是不可能的,这辈子也不可能了,我觉得就是一辆破🚗,想买个肾给自己续命。没有大纲所以我不几道几章完结,下章罗严打会出来。

没时间解释了快上🚗吧


【all杨主尤杨】超短篇

只是po主想看all杨肉文!!!

慎入!!

没有车!!!


尤里安并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养父很受男人欢迎。

毕竟古地球亚裔的娃娃脸,纯黑的可爱眼睛,和好看的嘴唇在一帮强壮的雄性里面本来就是极为吸引人的。

尤里安也知道他不是一个对生活很节制的人,性,酒精,茶碱,对于一个毫无工作动力的人来说是最好的麻痹精神的毒品。

在军队生活的高压之下,虽然不是特别频繁,杨把各种各样的男性带回家过夜的事情他还是知道的,其中还包括自己所认识的熟人。杨似乎并不在意这一点。毕竟,他只是图个乐子,尤里安抱着后脑勺躺在床上想着。

军队里面这种事情并不少见。

杨用上床来麻痹自己,但是他自己总是低估自己的魅力。


尤里安不止一次地想着要是自己的养父不是这个人就好了。

他希望不会被亚典波罗堵在墙角里面,满口酒气地问自己和学长告白究竟有希望没有。

他满心嫉妒总是可以当杨贴身保镖的先寇布。


有一天,看着沙发上睡着的杨,尤里安用手指抚摸着他的嘴唇,那是一张非常可爱的嘴。

他想,没用的,总有一天这张嘴只会为我发出好听的呻吟。


新版的老杨也太攻了吧了吧卧了个槽

老版才是弱受小白杨啊,新版的简直是大魔王

制造垃圾使我快乐

好懒,想看勤奋三好学生班长莱因哈特和咸鱼学习委员杨威利的高中故事。

想看同盟那一帮傻气与醉狂天天搞事情被老杨纵容之后,老杨被莱拿来当出气筒。

安妮罗杰班主任老师喜欢上班里的齐格飞的喜剧故事,天天强行暗示但是齐格飞不为所动的喜剧故事。

尤里安天天在小酒吧小网吧逮老杨的故事。



(FGO)(杨威利alter)碎片五

(杨alter中心贵乱向,bg有咕哒子单箭头杨

和自己冷漠的学长不一样,亚典波罗一直都是一个欢脱的傻子。卡介伦如实评价。

从第一天来到士官学校开始,亚典波罗就意识到自己的室友是个不好相处的人,一天也没个笑意就算了,总是沉默地埋在书堆里,对别的任何事情全都不闻不问,各项成绩也不突出,相貌虽然算是挺可爱的,但是扔在人群里并不突出,在战史科可以说是透明人一样的存在。生性开朗和热情的亚典波罗决定要好好改造一下这个废宅。

他注意到杨最近在看地球时代的历史书。其中有一本就算现在也算是蛮流行的,《第三次地球战争简史》。于是热情的学弟不知道从哪搞到了两张歌剧票,讲述了第三次地球战争里面的一对情人的故事《生命中的你》。

“这个评价很高哦!”亚典波罗兴高采烈地向杨安利者,“学长找个喜欢的姑娘一起去看吧,这个送给学长了,要是需要服装的话穿我的也无所谓。”

“不用了,谢谢。”杨回答道。

像是被一种千年寒冰浸透的眼神扫了过来,冻的亚典波罗一个哆嗦。

“啊啊啊,那就不打扰学长了。”亚典波罗一边干笑,一边心里想着为何要这么自讨没趣。

他收起票,倒也没有特别沮丧,思考着如何送给别的兄弟。

沉默了半晌。

杨突然叹了口气:“这种票现在已经很难弄到了吧?我没有想要一起去的人,为了不浪费就我们俩一起去吧。”

“好啊,不过两个单生汉去看这个也着实蛮无聊的。”亚典波罗想着总算把宅杨拉出去接触社会就是一种进步,便一口答应了下来。

 

一直到看完歌剧出门,两个人互相之间就没有一句交流。

在回去的路上亚典波罗总算是忍不住唠叨了起来:“原来这一对情人是男的啊!周围全是同性情侣真是看得我尴尬死了!”

杨嘲讽地说:“我以为你你一开始就知道呢?”

“我也是阴差阳错拿到了这两张票!”亚典波罗愤愤不平地念叨。

他转过头去看着杨,似乎还要争辩几句,只见杨威利看着他微微地笑了,眼睛里面的寒冷似乎在那个瞬间消失殆尽。于是亚典波罗一瞬间什么都不想说。

甚至有点儿在心里吹起了口哨,感觉不亏,他想着,学长笑起来真可爱。

 

后来这两人就经常出去玩了,甚至还组成了不良书籍同好会。

在一天傍晚组织完活动之后,学弟和学长留下来收拾活动室的资料,那时夕阳西下,整个房间充满了柔和的橙色日光。

杨一边收拾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学弟,自从遇到你之后,感觉生活也并不那么无聊了。”

亚典波罗说道:“挺好的呀,老实说刚认识学长的时候你真的蛮吓人的,根本想不到现在还算人模人样地生活着。”

他感到杨来到自己旁边,故意没有抬起头:“冰山学长今天有什么特别要说的吗?”

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亚典波罗也不清楚,要说他自己没有这个意思一定是骗鬼。

总而言之两个人在活动室的桌子上做了,实际情况是杨更主动一点,学弟全程处于一种莫名袭来的快感和喜悦之中,为自己都不曾意识到的暗恋得到满足而有一种在做梦的错觉。

后来杨威利一直和亚典波罗保持着身体上的关系。

学弟以为这就是爱情了。

直到有一次两个人接吻的时候,亚典波罗脸红着说希望成为杨的正式男友。

杨笑着看着他,温和地说着:“你在说什么。”

亚典波罗也不是傻子。

他在长达三个月的抑郁期过去了之后,不得不承认爱上了一个全宇宙最大的人渣,而后来的所有事情也证明了他的想法。

“那又怎么样?”他妄图用一贯的口头禅安慰自己。

又到一年六一时

(抛砖引玉)

刚开始听说杨威利的时候还很小,没有功夫去看这种看起来像轻小说一样的作品。

所以万幸认识老杨的时间短,不然他的死亡可能对我伤害要比现在重得多。

老杨不是一个有抱负的人,并不是他无所作为,而是知道在操蛋的生活之下,人能改变的事情非常渺小,王侯将相也是被特定的流程推上历史舞台的,个人的才能固然重要,但是对于历史来说任何人不过都是流星罢了。

与其去追求改变什么,不如去追求在不伤害别人的基础上,能不能满足自己的小小快乐,在我看来这是刚开始老杨的想法。有点儿侠义心肠的雇佣兵,拿人钱财与人消灾。

老杨比较天才的一点在于不管何时何地脑子都在思考,就算是十万火急的条件下依然会分心考虑别的问题。看起来比较理想化,实际上也并不是不可能的,而且在他不断的思考之后,他对民主主义的信仰就越来越坚决。

有时候人活在世界上,没有一个信念或者是信仰确实是难以支撑自己的所作所为的。这信仰和自私总是矛盾的,人追求自己的小小快乐,和为了信仰去给别人带来一些作用总不可能两全。在自己所坚持的民主制度的统治之下和给人民避免灾难也总不可能两全。

伟大的关键总是在于自己在矛盾之中坚持了什么。和外表的软弱完全不一样的杨威利,内心是非常强大的,不论是什么样的灾难也没有办法摧毁他的精神,也从没有对诱惑有丝毫动心。

总之在探寻更好的做法,总是在错误之后反思。

这种人在现实里根本是不会存在的。

总之又到一年六一时,向杨提督致敬。